泠堂雨

总爱冷逆,始终长情。
沉迷游戏与阅读。
四卡,曹郭,乌喵,劫刀,lol相关ow相关dnf相关jx3相关杂食。
旁友,吃夜卡吗。
每一世都等你。
喜欢各种AU。

填坑速度比开脑洞速度慢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点开自己手机备忘录里随时记录下来的内容,再看看自己屯了一本子的超多的大纲,一阵眩晕。

【四卡】Arabian Nights and Days千夜之夜(4)

前言:一些之前没写到的部分好像差不多交待明白了。

马上快到卡的生日了,我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贺礼,认真更个新吧。这一章字数较之之前字数稍微多一点。

以及,水门上古者的称谓仅仅代表他的辈分很高并且实力很强,并非严格指代他是第三代血族。长老等称谓同。其他通用或常见的血族相关设定如果没有明确提及,就是没有使用,以上。

前文戳这里:(1) (2) (3)


  第七十六夜


  水门在对方的城堡内见到了沿海辖地那位年轻的新领主。


  就水门的真实年龄来说,对方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年幼了。面对着这位对自己唯唯诺诺的伯爵,水门挂上了礼貌的笑容。“好久不...

【四卡】Fixed stars die 恒星死亡(8)

前言:所有预警都在(1)的前言中。由于预警比较重要害怕诸君踩雷请务必看一眼前文。务必看一眼前文的前言。

这一篇很,也都知道了。现在还支撑我让我把这一篇很迷的自我放飞作品更完的也就是责任心了。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篇,写出来的后续和最开始拟定的大纲简直完全不一样的粮,真的完全不一样,在写大纲的时候,这一篇最开始的灵感来源是《光逝》。结果在开始写的时候,我就看完了《看不见的城市》。

然后大纲彻底就被我吃了,这个故事完全不一样了,主旨中心彻底放飞自我,由于没有大纲,我真的完全就是在乱写。最后这一篇变成了对我零碎的碎片灵感的记录。(因此,我真的吃了很多设定,我甚至不能保证每一次放飞自我的时候都用的...

【四卡|开车】千夜之夜番外-第六十四夜的真相

前言:飙车!

一个千夜的番外,对主线故事剧情没有大影响。就是想开个车。

内容就是第六十四夜晚上发生了点什么,嘿,嘿,嘿。

这次想稍微突破一下我之前开儿童车的风格(不是),可能相对更感官而不是更感觉?不过,反正怎么样都只是儿童车级别……

预警:OOC,手铐+蒙眼play,这个司机只会开儿童车,真·儿童车。


刷卡上车点这里

【四卡】Arabian Nights and Days千夜之夜(3)

前言:稿件丢失太痛苦。

我觉得这一篇突然完结的可能性好像比恒星大一点,这篇写完开巫师趴。

没什么好说的,老套的故事。

前文戳这里:(1) (2)


  第六十三夜


  今晚卡卡西没有回来。


  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水门意外的没有任何焦虑的表现。他坐在书桌旁边,今夜,管家没有关上窗帘,城堡内高大宽广的落地窗外透着冰冷的月色。水门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直到曙光将至。这时候卡卡西终于推开了城堡厚重坚固大门,在他走近城堡大厅的瞬间,看到的就是沐浴在柔和微光中的水门。


  明知道自己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打扰到了对方,...

【王骑相关】约瑟夫x沙利叶的段子

前言:在我心里,约瑟夫表面上是个酷炫狂霸款,其实他是个温柔款的忠犬!我觉得他好温柔好忠犬啊!起飞!爆炸!变成烟花!而沙利叶,表人格是个温柔的忠犬,里人格有一半也是温柔的忠犬,但是一旦被惹到就会变成鬼畜忠犬。想想沙利叶劝降时的立绘和台词,哇,啊,啊啊啊啊!双忠犬绝赞!


1 牵手

无论是银河的精英特工约瑟夫,还是天堂的大天使长沙利叶,都不是那种喜欢和其他人有什么身体接触的类型。

或者说,应该是不擅长才对。

约瑟夫的手总是握着各种枪械和研究用的精密器材,沙利叶的手也是为了拿起清理违抗神之人的短剑和使用治愈魔法而生。

这样的两只手握在一起,自然就少了些缱绻和温馨。更多的则是想要并肩前行的...

披风我觉得还是蛮好看的。
陆予怀实装hhhh

【剑三相关】落花时节

  《落花时节》


  前言:日常框架的平行he结局。原本挺认真的截了图但是没有传上来就很气……算惹……


  且歌和行远都存活并且全员存活为前提。


  


  陆予怀动身前往苍云去抵御狼牙军入侵的不久后,楚霈珩也带着且歌一并前去苍云寻陆予怀。不过与其说是楚霈珩带着谨且歌去,倒不如说是且歌缠着楚霈珩一定要去苍云看看。一向乖巧温和的且歌很少这样坚持着一定要做什么,就是因为这样,楚霈珩才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楚霈珩知道在且歌心里,他的予怀师叔形象无比高大。且歌之前就有说过,他也想成为像陆予怀那样的人,能够保护师父,还有每个人。他说他想去看看雁门关,也想看看雁门关的雪,更想...

【dnf相关】【平行结局】北海

前言:设定是《心有猛虎》的分支结局(有关《心有猛虎》的内容请看上一篇《英雄》的前言部分。),散打死亡线,唯一改了的设定是关于街霸的,把街霸的年龄增大,被带走的时间提前了。
一觉黑气功外形设定。
再说一次我三四年前还停留在喜欢写一些放飞自我(不你现在也是)的东西的阶段,这个充斥着低劣词句的莫名其妙的文里面的私设和成吨OOC和逻辑根本不通都算我的,算我的,算我的。
气功失忆是人为,师父干的,沉睡也是后遗症导致。师父被驱逐也是因为这个封印,就这样。


   《北海》


  1.


  气功自身体恢复后一直在柔道的道馆内帮忙。


  作为一名掌握着正统虚祖念气的气功师,气功在到...

【dnf相关】【后传】英雄(上)

前言:本篇手稿完结。肯定会补全。以及这次的前言非常长。

顺便,本篇写于三年前。

写作后传的原因是因为这一篇算是我一个DNF相关同人的后传,也就是《心有猛虎》的后传。《心有猛虎》不知道是否能够有朝一日出现(大纲成型年代太久远,前面写了好多后发现后面剧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圆,或许它会永远活在我的脑洞里),所以在这里大概介绍一下其设定。
我记得在我高一的那一年,DNF开始大转移。而《心有猛虎》的大纲很不幸,是按照大转移之前DNF世界观所设计的。在《心有猛虎》的设定里,气功和散打都是孤儿,两人因为各种原因幼年丧亲被师父救下,师父的设定是阿斯卡的大皇叔,因痴迷于武道而远离政治中心。 气功和散打...

【四卡】一个坑\片段\废稿

前言:见标题。

日常丧,失去码字能力,虽然我本来就没有。

把屯了不知道多久的东西翻出来混更。


前文心理学三十题 (1-5) (6-10)

去年的坑,很抱歉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

11-12然后写不下去,一直坑。

或许不会填了,后面的题我是真的写不下去。

11.防御机制


  恋师情结是卡卡西对自己行为的一个总结,同是也是他对自己感情的一种逃避。


  且不论他自我意识中感受到的,来自外界社会因素对师生之间——还是同性师生——这样难以容于世的感情的压迫与不理解,就他个人而言,他也是认识漩涡小姐的。那是一位有着明艳红发,性格开朗的可爱的女士。


  ...

【夜卡】一个废稿\片段\可能会填的坑

前言:见标题。

日常丧,失去码字能力,虽然我本来就没有。

把屯了不知道多久的东西翻出来混更。


  《阴谋论》【坑,一个短的开头,不知道会不会填,什么时候填】


  


  夜幕龙在这间小酒吧里已经坐了五个小时。他手上端着的伏特加一口未动。他安静地待在酒吧一个小角落里,仿佛融入和黑暗一般,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却默默的观察着每个人。


  哇哦,他在这里可是看到了不少了不得的家伙。现在那个正坐在吧台前,左右手各抱着一个美艳女郎的刀疤脸男人,那可是个大名鼎鼎的通缉犯。还有那个站在点歌机前面的高瘦男子,如果他没记错,就是在逃的那个三年前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还有在对面桌子喝酒的一...

【四卡】Reign 王权(下)

前言:失眠填坑。本来这篇计划是上中下前传后传,然而我在拖剧情和烂尾中选择了后者,砍掉了原计划中百分之六十的东西。预警见前文。

这篇为了把背景设定讲清楚,剧情进行的快的吓人,细节过渡全部没有,是的过渡完全没有,后面剧情出现的会非常突兀。

把这个当成大纲文来看就好了。和血统一样。虎头蛇尾的。

并且应该没什么可能扩写了,不是非常有趣的设定,也没有让人惊喜的剧情。

引用部分原作者卡蒙斯。

前文:(上)


  章四


  几天之后,王大概是明白了恶魔口中所说的,后世会称赞他为英雄王这句话是怎么回事了。


  王对自己的决策力一向保持着自信,然而他从未像现在这般,能够用绝对完美的...

【四卡】短梗ch.5

前言:失眠产物,是一个非常随便且的片段。大学师生世界观。

是我个人喜欢的趴,扩充很有可能但是遥遥无期。就算扩写大概也会脱离写成独立的狼人背景。

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板子的两个有趣的细节的复盘。

频繁去医院,调整一段时间继续填坑。顺便反省一下自己好久不更新,一更新就掉粉的现状_(:з」∠)_


  Love or Death


  “今晚先不要动他。”1号低声说着,一阵风吹过小镇,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格外静谧邪恶,金发青年对自己身边的家伙们这样说着,语气温柔如同诗朗诵。


  “哟,有意思,那你想刀哪个?”4号和11号在一旁笑嘻嘻地问,两天过去,优势明显,这两个人明显已经开始...

【四卡】Fixed stars die 恒星死亡(7)

前言:所有预警都在(1)的前言中。由于预警比较重要害怕诸君踩雷请务必看一眼前文。务必看一眼前文的前言。

突然出现。

证明一下我没弃坑(毫无说服力)。

其实有在反省,这篇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开始拉闸然后拉不回来了,我努力挽救一下。

每一章都很迷,各种意义上的。不如把这整个一篇都当成一场辩论来看吧。希望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句子能够给诸位带来一些奇怪的崭新的想法。

本章引用到的诗句原作者皆来自狄金森。

顺便,“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的后面还有一句,“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前文戳这:(1) (2) (3) (...

© 泠堂雨 | Powered by LOFTER